天津蓟州区登场 北上广津全面告别县治时代

天津正式成为全国第三个进入“无县时代”的直辖市。7月28日,根据《国务院关于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天津市委市政府决定,撤销蓟县,设立蓟州区,原行政区域和政府所在地不变。至此,天津县级行政建制成为历史。

此前,7月22日上午,上海市委市政府召开“崇明撤县设区”工作大会,宣布上海唯一的一个县崇明县“撤县设区”。更早时,去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北京撤销密云县、延庆县,设立密云区、延庆区,北京所辖行政区域全部设区,目前北京共16个市辖区。

一年之内,除重庆外的三个直辖市均已告别县治时代。

无县时代,中心城市地位上升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撤县建区之地有100多个,90%集中在新世纪前后几年,且大多集中在东部沿海省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山东地区接近总量的一半。

上海首开撤县建区的先河:上世纪80年代末,宝山因宝钢地区的快速城市化而撤县建区,此后浦东开放,到2000年左右,金山、松江、青浦及奉贤先后撤县建区。

北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陆续撤县设区,最后两个县密云、延庆在去年11月撤县设区完成。天津从2000年左右陆续开始撤县设区,随着新近蓟县的撤销,天津行政区划已形成16区的格局。

相较于其他三个直辖市,重庆的情况较为特殊。作为西部唯一也是最年轻的直辖市,重庆市现辖有38个区县,区县数量在全国4个直辖市中最多。今年6月28日,重庆官方宣布调整行政区划,辖内开始撤县设区,此次调整后,重庆共有24个区,14个县。从2014年开始,重庆已连续三年调整行政区划。2014年,重庆撤销璧山县和铜梁县,设立璧山区和铜梁区。2015年,重庆撤销潼南县和荣昌县,设立潼南区和荣昌区。

在其余3个直辖市完成撤县建区后,重庆当地学者已多次呼吁,依照其他直辖市的发展经验,重庆也应尽快完成撤县建区。

县改区的方兴未艾,不光是在直辖市。近年来全国的中心大都市,基本已将周围的县(市)改为区。

南京和广州是较早进入无县时代的大城市。2013年2月,南京行政区划调整方案获批,溧水县、高淳县撤县设区,南京由原先的11区2县,精简为11区,南京结束“县域时代”。

2014年,初经国务院批准,广州市撤销了黄埔区、萝岗区,设立新黄埔区;撤销了从化市、增城市,设立从化区、增城区。至此,广州告别县治时代,所辖行政区域全部设区。

广东的另一个核心城市深圳,由于城区面积较小,早在1992年时,辖下唯一的县宝安县就被撤销,设立宝安区、龙岗区。目前,深圳只有6个市辖区。

除上述城市外,中部唯一的副省级省会城市武汉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实现了“无县化”,目前武汉共辖有13个区。

直辖市或副省级城市撤县潮的背后,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中心城市在全国政治经济方面的分量越来越重:一方面是县域经济经过数十年发展遇到天花板,亟须转型升级;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在推进新兴城市化以及未来区域经济的竞赛中,大城市能成为重新抢占高点的制胜法宝。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京津冀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申报撤县设区行政区划调整的件数高于以往,一些普通地级市也开始将周围的县市撤县改区,如河北的秦皇岛。

撤县设区,各地冷热不一

在申报流程上,撤县设区有严格的程序,须地级市提请并经省、市政府同意,最后经过民政部和国务院同意,最后经实地考察方能批准。有专家分析,近几年由于国家发展战略调整、重视城市化等原因,国务院放低了撤县设区的门槛,县改区明显提速。

对城市来说,撤县设区无疑为今后的发展开拓了更大的空间。对所涉县来说,则冷热不一。

一般而言,经济强县不愿并区。县是一级行政机构,财权、人权相对独立,改成区后,其行政自主权、社会管理权限都要上升到地级市,尤其是用地规划要纳入全市统一规划,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自身发展动力,因而,对普通地级市来说,将辖内的县市改为区,往往会遇到重重阻力。相反,经济弱县则大多希望成为一个城区,由此获得更多的正面财政支持。

按照中国的行政级别制度,在北京、上海、天津等直辖市或是广州、杭州等副省级城市,撤县设区后,行政级别将提高半级。而普通的地级市,撤县设区后的行政级别保持不变,原来的县市属处级行政单位,撤县设区之后还是处级。

对于直辖市而言,目前其辖内各区属正厅级单位,而辖内县为副厅级单位。对于副省级城市的县级机构官员来说,设区后一个最大的好处,同样是获得行政级别的提升,以杭州为例,目前杭州各区都是副厅级单位,而各县(县级市)只是正处级单位。

2014年年底,杭州辖内的富阳市撤市设区,时代周报记者曾赴富阳采访,当地政府官员几乎都对设区表示欢迎—设区意味着所有单位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整体升格。

一般而言,撤县(市)设区后,还会涉及部门更名、公章的更改,这些工作都需要走程序,撤县设区后,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要全部进行重新选举。

百强县含金量缩水

新一轮的城镇化大潮下,很多大城市为壮大中心城区的发展空间,采取了撤县设区的方式。此举带来的一个潜在影响是,一些经济发达的县级城市,从全国“百强县”的榜单上默默消失了。

2006年前,广东佛山的顺德、南海,浙江杭州的萧山、宁波的鄞州、江苏常州的武进都是全国百强县榜单上的常客,且排名均稳居前十。自2006年后,上述城市就从百强榜单上彻底消失了,原因很简单,这几个地区都已撤县(市)建区,失去“参赛资格”,无法进入百强县榜单。

2016年7月30日,工信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直属的赛迪顾问,发布了今年的百强县榜单,江苏省昆山市名列第一。榜单中,浙江、山东、江苏成为百强县盛产地,分别有26席、22席、17席,占据全国百强县的65%。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百强县名单中,广东仅获1席。客观的原因在于,珠三角城市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全境均为市辖区,其中珠海和佛山在本世纪初已经无县。再加上1988年由县升格为地级市的东莞,以及实行市直管镇、不设县的中山,珠三角最发达的六个地市已无县域。这也是近年来在百强县的排名中,广东几无入围的原因所在。

实际上,近年来全国百强县的名单刷新度很高,且含金量正在缩水。以浙江省为例,近三年来,一些原本经济较发达的城市已在榜单中消失——2013年曾有“浙江经济第一县”之称的绍兴县被撤县,设为柯桥区,使得“绍兴县”在百强县名单中永远消失了。其近邻的上虞市,亦在当年设区为上虞区,落选次年榜单。2014年杭州富阳市撤市设区,是年富阳在全国百强县排行榜第22位。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目前,全国市辖区数量已经从2000年的787个增至2014年的897个,县级市则从400个下降到361个。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