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引进落户助力天津招揽人才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孙媛选择回到家乡天津工作,对她来说,这个想法早在开始找工作时就已经有了。

与越来越多离开北京的同学相似,她觉得,“这个城市不太适宜居住,没有我想要的生活。在北京,每个月可能要花工资的一半用于衣食住行,这里生活节奏太快,我找不到归属感。”

2014年4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为他们提供了更多选择空间。如今,“离开北上广”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随着京津冀新人才政策的施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务实地考虑,作出合理的择业居住选择。

京津冀毕业生扎堆首都趋势放缓  “买不起房”成主要原因

根据麦可思研究院6月发布的“就业蓝皮书”——《2016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3~2015届大学毕业生在地级市及以下地区的就业比例,从2013届的52%上升为2015届的55%。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没有户口,买不起房”已成为许多应届毕业生求职时避开北京的首要原因。

除了逃避房价压力,有的毕业生将目光投射于自身价值的实现:如果企业能够提供良好的发展空间,毕业生在就业选择时受地域限制的影响相对较小。

来自兰州大学的刘实在2015年毕业后进入了中建钢构有限公司北方大区工作,这家国企原总部位于北京,在2014年迁至天津。入职后,除了对薪资和待遇感到满意外,他还发现这家作为为数不多的位于天津的央企,和普通的央企不一样,年轻人居多,35岁以下占到了80%,“所以上升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而孙媛最终进入了天津的一家国企,除了对北京生活质量的考虑,她更注重的是公司未来的发展。“因为京津冀一体化建设中,公司将参与修建天津的城市轨道交通,交通属于朝阳企业,未来还挺有前景的。”她说。

京津冀众创空间超过300家 创业或成未来协同发展新动力

“京津冀一体化”和“双创热”不断碰撞,激发了协同发展创新的火花,也成为许多人才发展的新选择。

此前,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曾表示,打造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共同体,协同创新是当今创新发展的普遍规律。北京是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天津有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优势,河北有产业转型升级的创新需求,协同创新,将产生1+1+1>3的效应。

以天津市为例,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和金融业的发展,天津产业结构在发生明显的变化。各类创新小微企业、科技型小巨人正逐渐成为天津市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据天津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管委会贸发局负责人介绍,截至2015年,京津冀众创空间超过300家,服务企业和团队数量超过1.5万家。

2014年毕业的小曼和胡露,在天津创办了一个文化创意工作室。小曼说出了选择这里的原因,“因为长年在津求学,回老家很难实现自己的想法,而北京的生活压力又太大,很难实现自己的梦想”。

创业初期,他们的工作室坐落在母校南开大学的青年创新创业实践基地内。在一年之内,团队的其中一间工作室从学校的青创园转移到了天津的“五大道”街区,以挖掘天津的洋楼文化。

“最初公司没三证,无法签合同开发票,项目很少,几乎没盈利,倒是有一些政府创业奖金的支持。”胡露说,去年在老师的帮助下,他们解决了启动资金和场地两大难题。做项目的经验和口碑好了以后,公司目前已步入正轨。

南开大学的众创空间是京津冀经济创新创业的一个缩影。作为天津近几年成型较早的众创空间,南开创业基地已为1000余名学生提供了项目孵化平台和创业帮助。

去年与小曼等人一同“扎根”的,还有许多主营App客户端开发、新媒体产品、3D打印等项目的团队。但由于众创空间遍地开花,服务同质化、资源分散、单一机构服务能力无法覆盖各个领域等问题日益突出。

人才引进政策助力跨区域人才回流

毕业于河北高校的王心悦对天津也充满兴趣,“天津的人才引进优惠政策吸引我落户”。

“目前,落户天津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毕业两年内,只需要走应届毕业生通道就可以办落户;毕业两年以上,需要走人才引进通道。”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才市场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区别于普通人的积分落户政策,拥有高学历或者中级以上职称的外地人才可以直接通过人才引进的方式落户。

天津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天津每个区都推出了‘京津冀人才一体化’承载平台,如天津东丽区引进了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属的事业单位;静海区还规划建设了团泊湖健康产业园,作为京津冀地区的健康产业基地”。

“‘京津冀人才一体化’给了想来天津闯荡的人才很好的机会,而对本地人来说,我们就需要以更充分的心理准备迎接外地涌入的竞争,才能不断前进。”来自天津的应届毕业生王虹表示。

而工作室步入正轨的小曼也抱着积极心态展望未来,“人才体制改革是一个缓慢的进程,相信随着京津冀的一体化,业内的资源也一定会随着人才的流动走向整合”。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