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城“全国优秀农民工”:落户天津开心也纠结

7月13日,是李丽难忘的一天。从这天起,出生在河北省一个小村庄的她正式落户天津,成为“城市人”。

2015年12月24日,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授予981人“全国优秀农民工”荣誉称号,其中有22名在津农民工获此殊荣。

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决定,准予受表彰的全国优秀农民工根据本人意愿,将户口由原籍所在地迁入推荐省份的就业地。天津市共有13人完成了落户,李丽就是其中一个。

李丽说她最喜欢翻开户口本看户籍地址栏上的信息,“天津市”几个字让她美滋滋的。

不过,面对落户城市的宝贵机会,有的人喜出望外,有的人却委婉谢绝。这是为什么?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纠结?

“突出贡献”几个字,她感动

“能成为城市人一直是我的梦想。”在李丽34岁的时候,她梦想成真了。

李丽是天津宏舜物业集团的一名高管,在天津工作生活了16年,她的口音听起来也是津腔津韵。李丽的家乡在河北省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许村。2000年,刚刚中专毕业的她来天津打拼。

“父母是很反对我出来的,他们希望我早点嫁人,而我更喜欢出来闯,为此我们还吵过几次,但最终他们还是没拗过我。”

出了火车站后,站在人群中间的李丽有些蒙,和父母赌的那口气已泄了大半:“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工作也不知道到哪去找,当时真想转身回家。”刚来天津的李丽无处落脚,为了省钱,她每天都找便宜的小旅馆住下来。

最困难的时候她靠发小广告来赚取生活费,但初来乍到的李丽暗自下定了决心:“自己有朝一日能在天津安家。”

下决心很简单,路还得一步步走。对李丽来说,当务之急是先摆脱居无定所的生存状态。在一位好心阿姨的推荐下,李丽来到一家餐馆当上了服务员,选择这里是因为管吃管住。刚开始的几年,年轻的李丽受到了食客们的不少刁难和冷眼。

李丽把这些归结于自己的异乡口音:“我觉得融入这座城市,语言是一道墙,我以前说普通话有些家乡口音,私下就多和本地员工交流,细心模仿他们的发音。”

适应能力强的李丽逐步在餐馆里站稳了脚跟,从一名普通的服务员一步步做到了领班、大堂经理。

2006年,李丽结婚了,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这让原本想在餐馆一直干下去的她萌生了去意。“以前一个人时,在餐馆里从早干到晚都没关系,现在有了家庭,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陪孩子。”2011年年底,李丽又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天津宏舜物业集团家政服务员,每天7:00上班,17:30下班,让她很满足。

但干了一阵李丽发现,上门服务遭遇闭门羹,干完活被顾客数落挑刺,顾客家里少东西了当“冤大头”……这份新工作的劳动量虽没有在餐馆时那么大,但一些城里人对家政服务员的偏见使得这份工作做起来并不轻松。

一次,李丽上门给一位老人量血压,后来老人来电话投诉说家里的血压计丢了。“我是用自带的血压计给老人量的,没用过老人家的血压计,我只好跟他耐心解释,让他再好好找找,实在找不到我就掏钱给他再买一只。”李丽说。最终,老人的女儿在柜子里找到了血压计,这位老人向李丽表达歉意,后来他成了李丽的老顾客。

“不抱怨,多沟通”是李丽的工作方式。由于业绩突出,2012年底,李丽被提拔为养老护理工的主管,2013年又被破格提拔为集团养老事务中心主任。尽管从一线员工晋升为企业高管,李丽在办公室里却待不住,常跑到一线去。2014年秋天,养老事务中心的一位老人走路不小心扭伤了腰,下不了床,生活也不能自理,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解决,年轻的护理工都嫌脏,躲得远远的。李丽听说了,赶过来为老人翻身、擦背、丢大便袋……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老人慢慢康复了。老人逢人便说:“她待我比亲闺女还要亲。”

在琐碎、平凡的工作中兢兢业业、尽心尽力,让李丽收获了荣誉和赞美。去年下半年,在公司推荐下,李丽申报了“全国优秀农民工”,最终入围天津的22人名单。今年1月31日,李丽作为天津“全国优秀农民工”的代表去北京接受表彰。

最让李丽自豪的一刻还是在办理落户手续时,看着工作人员在户口迁移理由一栏写上“突出贡献”几个字,她心里好感动。

难“终老天津”,他纠结

同样成为城市人的还有王继保。今年47岁的王继保已经在和平区南营门街清扫保洁队干了快30年。

辛苦了半辈子,终于拿到天津市户口的王继保却表示,等到退休了,还是准备叶落归根。

王继保是河北省衡水市人,16岁时来到天津打工,一开始他在天津西站卸货。

“货车都是准点来准点走,它可不等人。”一次车开走了,王继保费了半天劲儿只卸下来三分之二的货,被扣了30元钱,而卸一车皮的货只挣6元钱。

正值长身体的时候,王继保每天吃的是馒头就白水:“冬天有火炉,把馒头放上去烤一烤就算是改善伙食了。”

在车站坚持了半年,王继保吃不消了,在好心人的介绍下,他来到了南营门街清扫保洁队。在这里他从当初瘦小的少年变成了有点发福的大叔。

王继保在队里埋头工作,工作之余,没少给周边的居民帮忙,搬煤气罐,做卫生,送饭……

随叫随到的“大保”也得到了周围人的帮助。“你看我这从上到下一身,都是周围居民给的。”王继保说,家里的东西也有不少是居民给的。

王继保的家住在吉利花园的一栋高楼上。电梯只能坐到35层,跟着王继保出了电梯,他打开一扇铁门,又继续往上走。

“我们一家在这儿住8年了,这里原来是物业的机房,后来便宜租给我们住,还不错。”王继保拿钥匙开了门。

走进王继保的家,让人感觉,与其说这是“家”,还不如说是个仓库。

这个20平方米的“仓库”被隔板分开,呈两室一厅的格局。左边是杂物区,右边是生活区,生活区又被一块大木板一分为二,形成两个卧室。“里面那间我和媳妇住,外面那间我两个儿子住。”

王继保家里电视机、冰箱、电脑等家用电器可真不少,都是好心的邻居或是认识的收废品朋友给的。

今年5月,王继保在单位接到落户通知,开心了一整天,可回到家,他立刻冷静了下来。

王继保指了指床边正在笑着看电视的妻子:“媳妇有病没法工作,两个孩子挣得还不够他们自己花的,我现在每月工资也才刚刚够我们夫妻俩的生活费,就算户口落了,想在这里终老还是不大现实。”

从家里出来,王继保回到队里,他马上要去给同事的保洁车补胎。“只要我还能干得动,我就在这儿干下去。”看来,落户天津对他来说是新的动力,为他原本火热的工作热情又添了把柴火。

评为全国先进集体,她骄傲

面对成为城市人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欣然接受。天津的22名“全国优秀农民工”中,有13人落户成为“城市人”,刘文萍是未改迁的9个人之一。

刘文萍是北辰区王庄村人。根据有关文件,像刘文萍这样的农业户口,是可以转为非农业户口的。

“我觉得农村户口挺好,我这大半辈子都是农民,习惯了,现在不想折腾了。”刘文萍的理由很简单,她只想安安静静当个农村人。

今年48岁的刘文萍在天津市爱馨瑞景园老年公寓工作,从单位骑车回村只需要15分钟。

在这家单位干了6年,刘文萍从一个普通的护工成长为护理部主任,如今手下管着20人的团队,照顾120多名老人的生活起居。

“我原来在村里脾气比较直,说话也冲,照顾老人这种工作原来想都不敢想。”从一名鞋厂女工到卖水果的小贩再到养老院的护工,刘文萍自己都觉得跨度很大。

刘文萍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家里经济条件差,16岁初中毕业后她就不上学了,在家种了3个月地,家门口建起了鞋厂,刘文萍进了鞋厂工作,中途换过几个工厂,一直到1998年,厂子倒闭,她成了下岗职工。

此时的刘文萍已经结婚生子,为了养家糊口,她和丈夫一起做买卖,一直干了十多年,每天折腾到天黑回家。

做买卖是个辛苦活,随着年纪增大,夫妻俩也干不动了,丈夫还累出了病,刘文萍寻思着得找份工作了。2010年,爱馨瑞景园老年公寓招工,刘文萍应聘了。“那时候公寓还没建好,我们是上午培训,下午开荒。”这座公寓的建成也有刘文萍的一份力。

老年公寓第一年只收了8名老人,可刘文萍说由于自己当时没经验,比现在照顾100多号人还要难。

“我那时候身上还是买卖人的脾气,喜欢和老人互戗。”刘文萍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慢慢地,刘文萍发现照顾老人就像小孩子得哄着,要有耐心:“我现在完全是变了一个人,遇事不着急、不生气,我儿子都说我现在温柔多了。”

前两天一个大爷早上想吃馃篦儿,可早餐里没有,大爷就躺在床上撒泼。刘文萍马上到外面给大爷买了回来,大爷看到馃篦儿,感动得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哭了。

老人们喜欢看报,看见报纸里的超市广告,经常闹着想吃这想吃那,凡是老人有需求,刘文萍都尽力满足。“给他们买完我还会哄着他们,说这是给他们开小灶了,别告诉别人,他们听后就特开心。”

最让刘文萍高兴的是,这次不仅她被评上了“全国优秀农民工”,单位也被评为全国农民工工作先进集体。“这才是最让我们农民工骄傲的。”刘文萍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特别强调,对于长期居住在城市并有相对固定工作的农民工,要逐步让他们融为城市“新市民”,享受同样的基本公共服务,享有同等的权利,不能把他们视为城市的“二等公民”。

为了使外来建设者共享天津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天津市从2010年在全国率先实施了为市级以上农民工劳模办理户籍同时享受配租廉租房的政策。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在天津落户安家。

而无论农民工们最终是否落户天津,他们都看到天津向辛劳工作的他们发出的诚挚邀请,感受到这座城市对他们的认同接纳。

谈到未来,李丽说,希望将来能买个大房子,把父母也从老家接到城市来享享福。

王继保则打算:“到了队里不需要我了,我就带上媳妇回老家去。”

刘文萍说:“我的目标就是把公寓里的老人都伺候好了,不给咱农民工丢脸。”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