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农民工难获一纸北京居住证

《北京市实施〈居住证暂行条例〉办法》(下称《办法》),已施行近一个半月。官方表态,正着力解决“办证难”问题。但对于很多农民工而言,面对办理居住证需要出示的各项证明资料,只能望而却步。

根据《办法》,外来人口办理居住证的前提条件有两条:第一,在京居住6个月以上的;第二,符合在京有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住所、连续就读条件之一的。而证明“来京居住6个月以上”,若无有效期内的暂住证,则须先出示在京住所证明,申报暂住登记,领取居住卡六个月后,再办理居住证。

依据《办法》实施细则,在京有稳定住所,是指拥有未来可以在本市居住六个月以上的住所,包括自有住房和租赁房屋。

财新记者走访了解到,许多“流管站”都为“租赁房屋”设置了需提交的证明资料或限制条件。

呼家楼街道关西店社区“流管站”工作人员表示,居住在租赁房内人员办理居住卡,不仅需要租房合同、身份证及证件照,还需要房主到警务站做房屋登记。昌平区龙锦苑东五区流管站明确表示,“居住在有隔断间房屋内的人员,一概不予办理居住卡及任何证明”。

然而,不少外来农民工居住在北京城乡接合部非正规的出租房里,无法出示有效的住房合同。仅这一项,已把他们挡在申领居住卡的“门外”。而工作流动性高、劳动合同签订率低,也使他们难以满足办理居住证的另一项条件——“合法稳定就业”证明。

来自河南的梁阿姨,在北京某房屋租赁公司从事保洁工作,“我们没有固定的住宿”,她表示,自己没有办理居住证,因为租住的平房,无法提供房屋租赁合同,现在办证都比较严格,“跟孩子上学似的”。

近几年,北京加大力度,打击非正规出租屋。“城中村”改造、清理群租房、地下室等,一波接一波,许多像梁阿姨一样的服务业从业者,不得不在北京周边城中村之间“打游击”。

“我们经常这样。”梁阿姨告诉财新记者,自己和家人原本住在朝阳区十八里店乡月租约650元的平房里,后来,遇上了村里拆迁建设绿化用地,她被迫搬到了管庄另一处快要拆迁的平房。

她表示,可租住的平房越来越少。她无法负担正规出租公寓高昂的房租,“公寓房租下来一个月都得一千好几,我们有三个孩子在上学”。

在不少专家看来,如果大量流动人口不能被纳入居住证管理体系,则居住证很难实现其被赋予的常住人口管理以及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制度设计初衷。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即曾对财新记者表示,“北上广”办理居住证的准入条件过高,流动人口不能办理居住证,就不能享受基本公共服务。地方决策者也很难收集到流动人口的相关信息,这对地方决策会有影响。如果大量流动人口游离在居住证制度之外,对城市的社会安全与稳定会有很大的影响。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