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人才住房新规频出,只为”抢人”?

赶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广州市住建局再次放出住房”抢人”大招:今后出让的普通商品住宅用地,需配建不少于总建筑面积10%的人才公寓和公租房。

在此之前,广州市南沙区、花都区和黄埔区三个区域已先后针对人才放松限购标准。广州也因此成为四个一线城市中首个对主城区限购”松绑”的城市。

就在几天前的2019年12月25日,浙江省温州市发布的人才住房新政则提出,符合条件的优秀本科生可以享受买房打7折、租房最高打3折的优厚待遇。

记者注意到,2019年11-12两个月,全国各城市再次出现人才政策井喷的现象,包括广州、温州、佛山、南京、上海、成都、中山等近20个城市发布的人才政策中,都有和人才购房资格、购房补贴相关的内容。

一面强调房住不炒,”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另一面多个城市掏出高额住房补贴广发”英雄帖”,人才新政会否成为房地产调控放松的新窗口?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否定。

“从目前政策来看,多数是提供了相应补贴或直接降低人才的购房门槛。从三亚、南京、天津等城市的效果来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楼市热度提升。但也必须看到,人才购房、租房政策的真实目的还是吸引人才为主,不能将人才政策等同于调控放松。”张波说。

人才购房享花式优惠 海南补贴租购力度空前

“因城施策”是本轮人才住房新政的一大特点。

中国城市报记者梳理发现,仅是在购房层面,各城市就出台了购房补贴、人才不受户籍限制、提高贷款额度、降低个税缴存年限、人才按等级优先购房等花式优惠政策。

比如,2019年12月4日,佛山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人才住房政策的补充通知》中提到,在佛山工作、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或中级工及以上职称资格的人才,首套购房不受户籍和个税、社保缴存限制。

11月20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向社会发布一系列人才政策,提出符合一定条件的非上海市户籍人才,购房资格由居民家庭调整为个人,可购买新片区商品房一套;同时缩短上海市户籍人才在新片区购房缴纳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金的年限,将自购房之日前连续缴纳满5年及以上,调整为连续缴纳满3年及以上。

同一天,中山市也发布了《关于对我市高层次人才、紧缺适用人才及全日制研究生购买首套自住住房实行贷款优惠政策征求意见的通知》,提出高层次人才(第一到第六层次),购买首套自住住房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时,可上浮1倍的贷款额度,即个人最高贷款额度为80万元;两人以上申请合计最高贷款额度为160万元。

南京市则推出了可优先选房的”人才购房证明”。11月7日,《2020年南京市人才购买商品住房办法(试行)》规定,每个商品住房项目每批次优先供应人才的房源为上市销售量的20%-30%。按人才优先、其他购房人递进的顺序选房。

此外,一直以来较为火爆的海南楼市,也在这一轮人才住房政策中有松绑迹象。2019年10月15日,三亚市出台人才购房新政,提出全日制大专以及以上学历的人才,在三亚实际工作满一年且缴纳满一年社保及个税,即可在海南省购买一套房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外地购房者需在海南省缴纳60个月社保或个税。这被业内视作海南大幅放宽购房门槛的信号之一。而今年以来,如海南省东方市和海口市均已提出,租房补贴最高2000元/月,购房补贴最高2.4万元/年等系列利好。

租房可补贴、落户、提公积金 温州人才住房10年不得转售

随着”租购并举”不断推进,租房新政也是本轮城市”抢人大战”的重点发力领域。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11月以来,海口、昆明、郑州、开封、洛阳相继发布了租房落户新政,其中河南省就占据3席。

但这3个城市对于租房落户的要求略有不同。如郑州市公安局宣布,在郑州中心城区租房,居住一年以上就可以办郑州市户口;洛阳市则没有居住时间限制,本人在城镇实际居住、就学、就业的,即可向当地公安机关申请迁移落户;开封市提出县政府驻地镇和其它建制镇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的人员,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子女、父母等,均可根据本人意愿在当地申请登记常住户口。

与此同时,深圳、合肥、南京、哈尔滨、芜湖、南通、达州等市也都发布新规,支持提取公积金支付房租。

如合肥规定,从2019年11月1日起,本市无房租住商品住房的,单身职工每年提取住房公积金支付房租的限额提高至12000元,已婚职工夫妻双方每年提取住房公积金支付房租的限额合计提高至24000元。

哈尔滨政策出台得更早,提出从去年4月30日起,公积金缴存职工无房提取支付房租标准统一上浮25%。

除了对个人予以补贴、降门槛等人才住房优惠政策外,各城市也陆续在土地、用人单位租房、转售条件等方面对人才公寓提出规定。

如广州市规定,中心城区新增供应居住用地中,人才公寓和保障性安居工程的用地面积不少于总用地面积的30%;区政府可以向提供市场房源的出租人发放投资补助,向承租房屋的用人单位发放租金补贴,支持用人单位直接租赁市场房源。

温州市也提出,每年全市配建政策性住房面积数,不低于当年全市新出让土地中用于开发建设商品住房的建设项目面积总数的10%,优先用于人才住房;但同时,配售的人才住房自签订买卖合同之日起10年内为共有产权,不得上市流通周转、不得办理抵押贷款。

城市抢人大战硝烟未了 房价才是调控松紧”刻度尺”

上述城市新规都只是2019年来人才住房政策的一个缩影。

张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些针对住房的人才定向支持措施,是去年新一轮基于城市”人才抢夺”的延伸和配套补充,人才政策挂钩购房成为2019年政策主要特点。

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2019人才政策与安居就业报告》显示,仅2019年,全国已有百余城出台了人才政策,大部分出台人才政策的城市都将补贴重点放在解决居住问题上:宁波人才安家补贴最高达800万元,柳州、南宁、苏州、吉林、厦门、南通等地也都开出超百万的高额补贴吸引优秀人才。

张波对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出台人才购房政策的城市有近40个,热点城市的抢人大战正如火如荼,而更多的城市还未觉醒,未来或将快速加入。

但他也提醒,大城市首先面对的是住房供应跟不上,但同时还面临着学校不足、医院不足、交通设施不足等”大城市病”。

同时,各地的人才政策本身依然有诸多值得推敲之处,一方面人才引进大都是以学历或职称为主要标准,缺乏根据各城重点发展产业的专业性人才引入标准,这在部分二三线城市表现尤为明显,即2019年是”抢人大战”,而非”引入对口人才”;另一方面不排除部分城市通过人才政策的方式起到调控变相放松的效果,尤其是将人口的门槛降得过低时,这一倾向体现尤为明显。

人口流动的背后,也是资本的流动。当这些城市为人们敞开怀抱时,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当地的楼市热度。

据58同城、安居客平台的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发布人才住房政策的几个热门城市如西安、重庆、武汉、成都等,新房访问热度远高于一线城市,而从同比增速来看,武汉、沈阳、宁波的访问热度均超过20%。

但这并未释放2020年房价回暖的信号。在2019年12月23日召开的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住建部对2020年楼市调控再次提出”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目标,重申”房住不炒”的定位不变,并着力完善城镇住房保障体系,重点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等。

此次会议新闻通稿中连续提了20次”稳”字,这被业内认为,2020年房地产调控仍将坚持”稳”为主题。

张波预测,2020年楼市”小阳春”虽有望出现在各类城市,但房价才是判断调控未来松紧度的”刻度尺”。因此,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的政策放松难度普遍较大,但三四线城市随着房价下行压力增大,落户及人才政策的吸引力普遍不及新一线城市,未来松绑概率较大。

与此同时,2020年房企或重回一二线城市。张波对记者表示,由于目前二线城市的”抢人”政策对人才的吸引力远大于三四线城市,未来三四线城市新增居住人口的增长也会明显弱于二线城市,这将导致房企逐步退出三四线城市。(中国城市报)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