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积分落户细则难产 2300万人口是红线

户口宝按:积分落户在全国范围来讲属于兜底政策,即使在天津、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但在北京却成了高学历人才落户的希望。北京积分落户细则至今仍未出台,看来只有等到年底才能揭晓答案了。

北京市人口调控目标是一条红线,需要对人口做减法,而居住证所附带的积分落户是一个加法,这让有关部门左右为难。

北京积分落户

11月25日,北京市委十一届八次全会闭幕。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制定北京市“十三五”规划的建议。该建议是今后5年北京发展的总体安排,涉及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向全会做了规划建议的说明。

在规划建议的说明中,郭金龙着重谈到人口规模调控。他说:“北京发展最突出的问题是人多”。人口无序过快增长,是北京“大城市病”的重要原因,严重影响了首都核心功能的发挥。北京提出总人口2300万人的“天花板”,其中一个主要依据是北京水资源严重短缺、承载力接近极限。

郭金龙指出,北京要更加重视综合运用经济、法律、行政等手段,提高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以证管人的水平,强化人口调控工作责任制,尽早实现人口由增到减的拐点,确保实现人口调控目标要求。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市居住证制度落实有望在明年两会后推出,最迟不超过明年年底。而居住证的积分落户条件会很严苛,“以房管人”也会变相推高房价,提高落户的门槛。

严守2300万人口红线

郭金龙表示,当前北京人口规模调控的形势依然严峻:2014年全市常住人口2151.6万人,但人口规模还处在增长状态。“十二五”以来,北京加大了人口调控力度,人口增量、增速呈现“双下降”态势。特别是2014年,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北京常住人口增加36.8万人,增速为1.7%,是“十一五”以来增量最少、增速最慢的一年。

关于人口规模调控,郭金龙认为,重点难点在北京市中心城区。北京人口要实现到2020年比2014年下降15%左右的目标,必须坚持“疏”“堵”并重,以人口规模调控目标倒逼非首都功能疏解,倒逼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倒逼环境治理和服务管理水平提升。

此前,因为去年北京人口流入成为近年来最少的一年,有市场人士认为,北京住房限购政策可能会放松。从郭金龙讲话内容来看,限购松绑的可能性较低。到202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要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这个目标要实现,意味着北京人口出现由增到降的拐点,住房限购政策很可能会继续维持。

矛盾:人口红线做减法

居住证做加法

为了尽早实现人口由增到减的拐点,确保实现人口调控目标要求。今后,北京会更加重视综合运用经济、法律、行政等手段,提高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以证管人的水平,强化人口调控工作责任制。

这其中“以房管人”就是我国户籍制度改革、城市综合管理的创新管理手段,其核心是把人和所居住(购买或租赁)的房屋关联起来共同管理,逐步探索并完善“以证管人、以房管人、以业管人”的流动人口管理新模式。虽然这并不是一种新提法,但也意味着户籍制度与住房联系进行人口管理,与户籍制度相关的就业、就学等问题仍将继续与住房紧密关联,而且这种关联度还将在“以房管人”的宗旨下强化。

“以证管人”就是指居住证。北京市“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实施居住证制度,稳妥推进在京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落户工作。

2015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分工方案中也明确提出,将出台居住证制度,研究制定积分落户政策。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是这项工作的牵头领导,市发展改革委、市公安局、市政府法制办是主要责任单位。

据北京市公安局内部人士透露,北京市居住证制度可能在明年两会后出台,最晚明年年内出台。

实际上,早在2012年,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就表示,居住证制度会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推出。然而3年过去了,居住证制度仍是“只听靴子响”。

北京市居住证制度迟迟没有推出的原因在于积分落户条件设定存在争议。

一位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北京市人口调控目标是一条红线,需要对人口做减法,而居住证所附带的积分落户是一个加法,这让有关部门左右为难。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居住证制度是面向所有流动人口的,积分落户主要针对那些高学历而且从事的并不是低端产业的‘北漂’,给那些长期居住的流动人口社会融合的长远预期。”此外,他认为北京积分落户政策可能比上海等地更加严格,也将有自己的特色。他表示积分落户只是居住证衍生的一个方案:“流动人口子女教育等很多配套问题都需要解决”。

进一步了解...

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落户测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